电话:0753-123488
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
新闻资讯NEWS CENTER 新闻资讯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一切都很顺利,我的心情好多了
新闻资讯

      一切都很顺利,我的心情好多了

      时间:2017-04-30 19:13
       报告文学·美丽的北极山庄(一)观音山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一)观音山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·兴安晚秋
             龙腾大地转年轮,蛇舞人间润新春。鞭炮送走辰时梦,社火迎来癸巳云。冰雪融化风裁柳,雾海苍茫唤河魂。万物复苏待燕来,千里极目盼鹏坤,说心里话,写诗是情感的抒发,也是对未来美好的盼望。人们经过了严冬的冷涩,谁不希望春天早一些到来呢?春天花开,大地一片新绿。暖洋洋的太阳照着,别提有多么的惬意了。喜欢春天,盼望春天,这是人们都渴望的。看着冰封的大地,时不时飘飞的雪花,心情不是很好。于是,就写写诗,抒发一下情感,也在情理之中。
         我是一个喜欢各处走的人,在屋子里蜗了一冬天,是最盼春天快些到来的人。别看六十多岁了,好玩的心还是像年轻人一样。年前,女儿问我:“妈妈,您想不想去漠河?”“去漠河?我倒是没想去,就是想去北极村。”女儿笑了说:“妈妈,北极村就在漠河呀。 ”还别说,这个我还真不知道。别看在大兴安岭这么些年了,可我没有走到祖国的最北边,更不知道北极村就在漠河。听了女儿的解释,我二话没说,一口答应了:“啊!那,那我去!”就这样,决定过了年就去漠河。初四那天,女儿和女婿来找我。进了屋,女婿就说:“妈,收拾一下,咱们去漠河。”“啊?这就走啊?”“嗯,您收拾一下吧,我初七就上班了,现在不去就没有时间去了。”
         想想女婿说的话有道理,我慌忙的收拾着。相机,充电器 等等。原本想好要带的,由于慌乱,竟不知道还要带上什么了?女儿说:“笔记本我几经给您装好了,还有笔也给您预备好了。”听了女儿的话,我笑了。女儿真是理解妈妈,知道妈妈出门都带什么?我一边笑着一边说:“还是我女儿好,知道妈妈要拿什么?”谁知道我的话,引起了女儿的牢骚:“哼!人家的妈妈,只要吃饱了,穿暖了,什么事儿也没有了。我这个妈妈可倒好,采风啊,写作啊,嗨!要多麻烦有多麻烦。”
         既然女儿把我要带的东西已经装好了,那我就装吃的吧。啤酒,饮料,还要装一个煮好的猪肘子。被女婿拦住了:“妈,这个就不带了。吃的喝的,那里都有,那里很冷,您就穿的暖和一点儿就行。”女婿说完,下楼去了。我看看没有什么要拿的了,锁上门和女儿随后也下了楼。我看女婿没有找开车的司机,就知道这个毛脚女婿要自己开车去了。可是想想好几百公里的路呢,一个人开车是不是太累呀?就问女婿说:“你开车啊?”“嗯!我开车您老应该放心。”我看女婿误会了,就没有说什么,上了车坐好,一声不吭就等着走了。
         女婿发动了汽车,不一会儿就出了县城。女儿和女婿都有驾驶证,女婿平时也总是自己开车,我不需要担心什么,尽管放心的坐着。出了县城,汽车开始爬山路了。路呢,都是水泥路,就是路面上由于下雪没有清理,车辙有些坑洼不平,车走起来有些颠簸。我在家里和孩子们说话,一直都是很随便。就开玩笑说我的女婿:“姑爷,别忘了后面坐的可是一个老太太啊!脚下注意点儿油门。”“老岳母啊,尽管放心吧。”女婿的话还没说完呢,砰噔一声,我的脑袋撞到车棚上了。我有些生气了说:“干啥这是,想我把撞成脑痴呆吧?”女婿不好意思的说:“这路面都是雪坑,还看不出来,您老担待点儿吧。”
         就这样颠簸着走了两个多小时,我有些受不了啦。我刚开始的那股兴奋劲没有了,也没有心情欣赏毛主席诗词里的“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,银装素裹,原始蜡像了。”自己心里想的那些写诗用的词句,也都不翼而飞了。浑身的骨头都不舒服,心情有些低落,不爱说话了。看看到了盘古镇,建议下来休息一会儿。汽车靠在路边,我下了车在路边上走走,活动了一下胳膊腿。镇上很清静,没有见到几个行人。感觉冷了,又上了车继续往前走。女儿这回坐到前面去了,把后面的长座位让给我一个人,让我躺下。我看看颠的实在厉害,就躺下了。摇摇晃晃的,我渐渐的睡着了。恍惚中,感觉走了很长时间。也偶尔听到女婿和女儿的对话,知道已经过了图强林业局,阿木尔林业局,快到漠河了。
         我还在迷迷糊糊的睡着中,就听女儿说:“老妈妈,下车吧。”“啊?到了?”“没有,让您下来看看,这里是漠河的最高点。北纬五十三度呢,下来吧。”女儿打开了车门,把我扶下了车。我站在车跟前,感觉有些胸闷,脑袋发胀肚子还疼。女儿看看我的脸色说:“妈,你怎么了?是不是晕车了呀?”我说:“我从来不晕车啊,刚才还挺好的,这会儿不知道咋的了?怎么这么难受呢?”女婿也走过来看看我说:“不要紧吧?”“没事儿!”一项刚强的我,虽然很难受,胸闷的喘不上气来,可还是强笑着说话。
          “这是漠河的最高点,站在这里能看见九曲十八弯。”女婿用手指着让我看。我向山下看去,哟喂,还真是啊!弯弯曲曲的山路,尽收眼底。一座高高的木塔,矗立在山顶。《腾龙阁》三个大字赫然写在最高处,十分醒目。“妈妈您能上去吗?”我捂住胸口,强装没事儿的样子说:“你们上去吧,我有些不舒服,就不上去了。”两个人看看我,就说:“那先给您拍照留念吧。”我站那里实在是打不起精神来,还没照完呢,我就喊:“别照了,我想吐。”两个孩子吓坏了,把我扶着走到路边。一顿呕吐,感觉胸口好像是轻松点儿了。我摆着手说:“你们去玩吧,我上车里躺着。”就这样,高山反应,在我这个老年人身上开始了。
         女儿和女婿两个人,爬到了腾龙阁的最上边。不一会儿都下来了,都说胸闷,喘气不顺畅。女婿反应的比较快说:“赶紧走,高山反应。”就这样,女婿发动了汽车,匆匆的下山了。我躺在后座上,感觉车一直在下坡行驶。走了大约能有半个多小时吧,女婿停下车,对我说:“到漠河了,老岳母请下车吧。”我躺在后面,听说到地儿了,就爬了起来。下车看看,还真是到了漠河了。以前没有来过漠河,下车看看,这座县城还不小呢。适逢春节,到处是流灯溢彩,很辉煌耀眼。住进了宾馆,条件还不错。虽然是客房在五楼,可上下有电梯。设施也不错,我们三个人开了两间标准间。
         我问了一下女儿现在是几点了?算了一下,两百多公里,用时五小时多一点儿。女婿开车很稳,我算了一下时速,很好!表扬了女婿几句。看看天黑了,女婿说饿了。我由于呕吐,胃里也空了,三个人统一了一下意见,吃什么?女婿就开上车,在漠河县城里就转悠开了。大酒店由于过年,都停业了。没有办法就走进了一家小吃部。女婿问我:“妈,吃什么?”“越清淡越好。”此时的我,不敢去想油腻的食物,因为胃里还是很不舒服。就这样要了一盘家常炒土豆丝,一盘榨菜炒肉丝,一小盆汤。小吃部里人还真不少,可能是大酒店都关门的缘故吧,饭总是要吃的呀。
         我们三个人正在吃饼卷土豆丝,邻座坐下两个年轻人。这两个人听口音是辽宁人士,说话的声音很好听。这两个人听我们三个人说话是本地人,就开始和我们搭起话来。向我家女婿打听去旅游景点怎么走?女婿把自己知道的,都告诉了那两个人。那两个人听说去北极村还有八十多公里,其中一个岁数比较大的那个人对我家女婿说:“大哥,我们俩给你点钱,明天早上捎上我们俩行吗?”我听了没说话,我女儿也没吱声。我女婿说:“兄弟,我不是差钱不拉你俩,这路实在不好走。我自己家人没说的。要是点儿背,您说路上出点儿什么事儿,我怎么交代?这样吧,你俩坐大巴上去,大巴车比较稳,一直到旅游点儿。回来的时候,到我们县城下车,我请你俩吃饭”。那两个人听了我家女婿的话,觉得很有道理,这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呀。
         女婿把联系方式给了那两个人,其中一个人接过名片看看很惊讶,慌忙的站了起来说:”呀!得罪得罪!”我家女婿哈哈的笑着说:“现在呀和以前不一样了,习主席不是说吗!都是人民公仆。你看我不是自己开车来的吗?再说了,我算什么呀?我最看不惯那种官不大,僚不小的人”女婿的这番话,我很赞成。那两个人看看我家女婿穿的,一身打工人员穿的棉袄棉裤,摇摇头说:“真对不起,刚才我们俩还以为您就开出租车的司机呢。”
         我心软,心里还在想;‘嗨!就拉上他们俩呗,要不要钱是小事儿,看人家都张嘴了,不拉上多不好。’听到女婿拒绝不拉那两个人了,我嘴上没说什么,心里感觉很不好意思。回到宾馆,我说:“咱们三个说说,刚才该不该拉上人家?”女儿说:“不拉是对的,现在冰天冻地的,路特别滑,要真是出事儿,对得起人家吗?”女婿看我女儿支持他的做法,哈哈笑着说:“看咱妈,又心软了。”三个人,他们俩是一个看法,我能说什么呢?嗫嚅半天说:“嗨,两个外地人,出门在外也不容易。我倒是没想别的?车里也有地方不是吗?”“心软,这年头不行啊!老妈妈。”女儿也在说我。
         睡了一夜的好觉,第二天早上起来感觉好多了。八点左右,吃过早餐,女婿从车库提出车,我们三个人又上路了。为了赶上头柱香,先去了观音山。山坡不是很陡,汽车能直接开上去。到了半山腰,看见已经有好几辆车停在那里了。我下车环视了这座观音山。这是一座山中山,也就是在观音山的三面,还有几座大山环绕着这座观音山。居高临下观看,观音山下是一片冰湖,冰湖上面被白雪覆盖着。“妈妈,这叫月牙湖。”女儿看我在看,对我说。还真是,这片弯弯的冰湖,还真好似弯弯的月牙一般。“在哪里买香啊?”“妈,那叫请香!”女婿对我说。“好好,请香!在哪里请啊?”“请香要自己花钱,这个我可不能替您请。”我听了女婿的话说:“年轻轻的还挺迷信,”“那不叫迷信,叫虔诚。”虔诚就虔诚吧,我不和女婿争辩。
         走过木板铺成的小路,看见了隐逸在林宇之间的大佛,还有几座古香古色的佛堂与禅院。我们随着香客们,找到了请香的地儿。我由于平时没有任何信仰,有很多有关佛学知识都不懂。不懂不要紧,看见别人怎么做,就跟着学吧。上香,祷告,祈求平安是我最拿手的诵词。跪在拜垫上,心里默念着:请菩萨保佑平安一类的词汇。祷告完以后,在捐款箱里捐了钱。我围着这尊大佛转着,仰视着菩萨慈祥的面容。
         这是一尊三面观音,三米高左右。四面都是高约一米多左右的菩萨围绕着,很庄严肃穆。我的心不在这上面,眼睛向观音山四面看着。这座山很美,松树茂密,白雪皑皑的树林里,香烟缭绕。山下一片平川,弯弯的月牙冰湖,尽收眼底,视野十分开阔。要不是太冷的缘故,在山上还能多欣赏一会儿。我感觉很冷,就先走了出来。好家伙!山路上已经停了好多辆汽车了。排了很长的一大溜,我找到女婿的车,坐在车里暖和着。
         这进来容易,出去就难了,一长溜汽车把来时的路堵住了。先进来的在里面,后进来的车在外面。想要出去,下面的车必须要让出道路来。女婿看看前后左右出不去,站在那就等着。这时候过来一个年轻的人,看看我家女婿说:“这你得等到什么时候啊?和下面的人说说,把道串开。”我家女婿笑笑说:“都在里面上香还没出来呢,这么多车也不知道谁是谁呀?”
          我在车里暖和了一会儿,看见女儿和女婿站在车外面的雪地上,和那个年轻人在说话。也下了车看看是怎么回事儿?就看见那个年轻人,在这一溜车里走了两个来回,下面的车开始动了。不一会儿,一辆一辆都挪开了距离。很顺利的,女婿就把车开出去了。女婿看看出来了,找到那个年轻人,说了很多感谢的话。车开下山坡,驶上了高速公路。女婿还在说:“还是好人多啊!”
           接下来,就要去北极村了。高速公路的路面很平整,汽车不但加快了速度,也没有前一天那么颠簸了。一切都很顺利,我的心情好多了。在车里和女儿说笑着,汽车风驰电擎般的奔北极村而去。